辯論平台-相對論-debate.udn.com 辯論平台-相對論-debate.udn.com

議題發起日

2015-05-11

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

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

歷史斷裂、自我綑綁與反民主的九二共識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上週參加國共論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引發輿論高度關注。朱立倫在會中將「九二共識」詮釋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但內涵、定義有所不同」,立刻造成台灣熱烈爭辯。

馬英九總統重申:要維持兩岸和平穩定,須堅守「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其更指出:雖然有人倡議建立新的兩岸互動基礎,但新主張尚未取得台灣共識,以及大陸與區域各方的認同信賴,現階段還是「九二共識」最受支持。馬總統不僅支持九二共識,也深信其代表台灣人民共識。

馬朱的詮釋,立即遭到泛綠陣營批判。在朱習會期間,台聯青年軍率眾到國民黨黨部,激烈抨擊「國共獨裁出賣台灣」、「馬朱集團出賣台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指出,國民黨與當初決策者都講不清楚,各自解讀沒有共識;全台灣也有七成人反對「九二共識」,為何國民黨要逼大家接受?在綠營眼中,根本不存在「九二共識」,接受「九二共識」更會傷害台灣利益。

藍綠對九二共識出現高度分歧,讓這場辯論更具時代意義。本文將指出,「九二共識」其實:一、欠缺穩定歷史連續性;二、定義權與懲罰權幾乎掌握在中共手中;三、使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空間籌碼盡失;四、更有違民主政治多元價值精神。因此,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的基本定義

「九二共識」涉及兩岸政治定位的建構。其核心關鍵在於,對「一個中國」與「中華民國」的關聯性詮釋。2000年4月28日,時任陸委會主委蘇起建議,以「回到九二共識」的說法,化解兩岸對「一個中國」內涵爭執的僵局。至於「九二共識」的內容,則容兩岸各自解釋,這是「九二共識」一詞之始。

隔天,海峽交流基金會(簡稱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表示,海基會與中國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簡稱海協會),確曾達成「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中各表)共識,是兩岸及全世界都接受的說法。此後,國民黨所認知的「九二共識」,即為「一中各表」。

上述定義,蘊含以下的歷史政治解釋:

中華民國雖在1949年後,喪失對於大陸地區的管轄權,卻在台灣地區有效行使國家政府權力。基於中華民國憲法對既有疆域之主張,又考慮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成立以來,在大陸地區有效統治的事實,因此在「終止動員戡亂」以及《國統綱領》的概念下,將兩岸政治定位為「互不隸屬、互不管轄的政治實體」,或「在互惠中不否定對方為政治實體」。

從李登輝「一個國家,兩個政府」、「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意即「兩岸關係非國際關係下的國家關係」),到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的宣示,都以「九二共識」來建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動的政治條件。

姑且不論上述的邏輯論證是否嚴謹,或在政治現實層面,是否為台灣民眾所接受──「九二共識」的支持者,多以九十年代兩次辜汪會談,以及2008年以來海基、海協兩會簽訂的二十一項協議為例,論證「九二共識」的歷史延續性,與其所建立政治互信、推動協商談判的意義與功能。

然而,「九二共識」的論述基礎,確有重大限制與爭議:

歷史延續性的斷裂

首先,「九二共識」其實存在歷史延續性的斷裂,更充滿矛盾與邏輯不一。更重要的是,其定義話語權完全被中共把持壟斷。其浮動的空間標準,全然取決於北京當局的政治利益與權力計算;台灣始終是被動的回應者。

蘇起於2000年4月28日建構此一名詞之前,台灣片面定義之「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之相關概念,就遭中共嚴正否認與批評。國台辦2000年2月21日所發表的《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表明了北京的基本立場: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取代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和在國際上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從此結束了它的歷史地位。」既然中華民國已消亡,自不存在互不否定的可能。

在此前提下,對北京而言,九二年兩岸達成的只有: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簡稱「各表一中」)。以語境前提和語意主客體來看,中共著墨於「一個中國仍是兩岸政治論述的主體」。有了這個前提,才有所謂表述的可能;而所謂一個中國的合法代表,指的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非已消失的中華民國。北京顯然突顯自身的「一中原則」,且刻意打壓台北的「各自表述」的政治空間。

對於中共而言,傳統的「一中原則」(直到2005年)涵蓋三個基本命題: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任何著墨於「兩個對等政治實體」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治論述,就是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獨」的分裂勢力。顯然,中共面對「九二共識」的立場是堅定的,且具有排他性的政治合法性訴求。

權宜默認背後的統戰

2005年中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導致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意圖改變現狀的野心,存有疑慮。台灣內部民意,對此更有強烈反彈;並於該通過之後發起「326反併吞大遊行」。

在此背景下,北京方面提出胡四點:一、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二、爭取和平統一;三、貫徹寄望於台灣人民方針;四、反對台獨活動,絕不妥協。對照先前政策論述,北京顯然將對台戰略從「促統重於反獨」,調整為「反獨重於促統」,似乎出現對台立場鬆動。

在此戰略調整下,中共開始默許國民黨片面宣稱「一中各表」。其利用九二共識本身模糊的性質,順勢推動國共第三次合作;並以「反台獨統一戰線」作為兩岸政治基礎,催生了連胡會與國共論壇。

然直言之,中共不再否認所謂「一中各表」,只是戰略上的權宜,反映了統一戰線的工具理性邏輯。其從未從國家與政府承認的角度,平等對待中華民國客觀存在的事實。中共仍延續其威權黨國體制;其畏懼台灣民主深化、持續建構的主體性,以及國際社會的關注,將衝擊中共所界定的兩岸歷史與政治關係。

中南海始終認定「兩岸關係的衝突本質,來自於國共內戰的延續,惟有國共進行黨對黨的政治協商,並建立政治基礎,才能解決問題」。

此一觀點在胡錦濤於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30週年座談的講話表露無遺:「1949年以來,大陸和台灣儘管尚未統一,但不是中國領土和主權的分裂,而是上個世紀40年代中後期,中國內戰遺留並延續的政治對立,這沒有改變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兩岸在事關維護一個中國框架這一原則問題上,形成共同認知和一致立場,就有了構築政治互信的基石,什麼事情都好商量」、「我們將繼續推動國共兩黨交流對話,共同落實「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

因此,如果不適當默認國民黨對「九二共識」的詮釋,又如何換來一中框架前提?中共當然不可能坐視台灣其他政黨提出足以抗衡的兩岸論述,從而解構其意識形態基礎,因此「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戰操作,成為重新界定「九二共識」的理由。

國際空間的綑綁

進一步拉到國際層次觀察,我們更不難發現,中共採取跟兩岸層次「內外有別」的歧視性作法。即便中共在十八大將「九二共識」寫入其政治報告與黨章之中,並在兩岸關係上(他們定義的內部),權宜地用「大陸與台灣同屬於一個中國,中國的領土主權不容分割」,來模糊中華民國的地位;回到國際層次,強調的仍是「一個中國」原則,強調這個中國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否認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地位。

對北京而言,所謂「互不隸屬的政治實體」之說,至多只是某種「政府承認」,而非「國家承認」。至於政府的性質為何:只要不牴觸一國兩制下特別行政區的底線,模糊的說法皆可接受。

但是如果進入到國際關係高層次議題(主權、國際參與、安全等議題),中共對這種政府承認,隨即採取上對下的反制態度。以2005年登場的「連胡會」提出的五點共識觀察:第二項願景為「促進終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但十年來,中共始終不願承諾放棄以武力犯台、廢除反分裂國家法,以及撤除部署台海前沿千枚導彈;第四項願景為「促進台灣國際參與」,但中共仍然否決台灣加入以主權為前提的國際組織。

楊力宇教授對台港澳的國際參與比較,更可清楚看見,中共對台灣國際參與的打壓。在調查的十九個組織中,香港加入了十六個,澳門加入了十個。而台灣在中共打壓下,只加入了九個,地位還不如港澳。例如港澳均已加入萬國郵政聯盟、世界關稅組織(WCO)、世界氣象組織、國際水利組織及國際貨幣基金會,但北京卻不同意台灣加入這些組織。澳門已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會員,台灣也還不是。更重要的是,台灣作為世界主要貿易國,反而不是國際結算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世界關稅組織的成員。

若以中華民國主權國家的現狀,換來「中國一部份」或「以中國的一個省」參與國際社會,這種「至多贏回自己」的政治論述與談判策略,只會讓台灣在與中國的政治博奕中籌碼盡失。

違背台灣多元民主價值

最後,在民主化與當下,多元價值與尊重包容已成為台灣主流。那種視某種論述為「亙古不變」真理,或因質疑挑戰其內涵就被冠上「地動天搖」的封閉觀念,才是當代自由主義哲學家卡爾.巴伯(Karl Popper)筆下批評的「開放社會的敵人」。

中國的政經運作模式,是「由上而下」的國家統合主義架構。其假設經濟生產與社會關係網絡的存在,是國家所給定或扶持的。個人的自主性與活動空間,不能挑戰國家的統治合法性;從而社會的自主性,也鑲嵌在政治的權威中。

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對台政策的各項政治論述,都具備此內在邏輯,都是以「一個中國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為初始條件。同樣的邏輯,就這麼貫穿在《告台灣同胞書》「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江八點胡四點胡六點,到九二共識這一系列政治框架,形成一條路徑依賴的發展軌跡。

這意味兩岸關係「早被中方面面預設」。不論兩岸政經情勢與時空條件有何種變化,前提不僅為中國所設定,過程與結局也不容台灣爭辯;兩岸經貿關係與社會文化交流,不能逾越這些條條塊塊。換言之,任何與中國所設定的「統一劇本」衝突、違背的論述,都會被視為台獨分離主義。習近平所謂若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將「地動天搖」就是最佳註腳。

台灣自民主化以來,已從威權時期的國家統合主義,轉變為以自由多元主義的政經體制,人具備質疑既有政治論述、提出政治主張的權力,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價值。

就兩岸關係而言,「九二共識」至多能被視為是特定時空下,國民黨對兩岸關係的歷史解釋,怎能作為兩岸間的亙古不變的唯一基礎?為何質疑「九二共識」,就是兩岸和平的破壞者?更何況,台灣政經秩序與「九二共識」提出的時空,已有巨大轉變;民意對「九二共識」之說,也絕無共識可言。

民意分裂可從「新台灣國策智庫」近日發布的「民進黨兩岸政策與2016大選追蹤」民調,看出端倪。民調顯示,52.2%的受訪者認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不應該接受「九二共識」,認為蔡該接受的則為24%;即便泛藍受訪者,贊成蔡接受「九二共識」的為41%,僅略多於反對接受的39%。就算以陸委會於5月8日所做「民眾對政府大陸政策及兩岸關係之看法」民調為依據,雖有53.9%民眾,支持「政府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穩建推動兩岸協商與交流」,這也意味還有近半數的民眾不認同「九二共識」這項政治前提。

所謂的「共識」,不應存有歷史發展的斷裂,與前後邏輯的矛盾,或是任由一方逕行定義或否決的權力。更重要的是,達成共識的一方若是民主政體,須以該方內部共識為基礎。「九二共識」皆與前述任何指標嚴重衝突,因此只能選擇揚棄。

全文展開

合憲和平、保障台灣利益的九二共識

兩岸現況發展繫於九二共識,正方要改變現況,須證明「九二共識」有極大弊害,拋棄後能獲得巨大利益;或提出更優秀具體、可落實的替代方案,為台灣找一條沒有九二共識的路。

本文將指出:九二共識的「一中原則」,符合中華民國憲法內涵,拋棄是違憲;九二共識創造兩岸和平、帶來發展利多,拋棄則一無所有;承受了九二共識的利益,卻放棄承諾,是不守信用的破壞正義;揚棄九二共識,兩岸必動盪不安。

本文亦將指出,正方提的若干論點不符事實,未提出如何面對拋棄九二共識所帶來的衝擊,亦無法提出能維持兩岸和平發展的替代道路。綜上所述,為了符合憲法規範及道德價值,為保障台灣的經濟利益與兩岸和平,我國不應揚棄九二共識。

兩岸關係現狀

「九二共識」涉及兩岸關係現狀,一旦誤判兩岸定位,則必然曲解九二共識內涵及作用。

在李登輝及陳水扁任內通過的憲法增修條文,序言就說「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顯示國家「須邁向統一」,只因尚未統一,在憲法上做出暫時安排。例如第11條,「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此為訂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的法源。從而可見,兩岸關係是「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的關係(一國兩區),而非「一邊一國」或「國際關係」。

兩岸關係,是我國內戰延續,產生兩個政治實體。故中華民國(ROC)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PRC)政府並非兩個國家,亦非某一政府的「內部事務」,而是一個中國內的兩個政府。自古諸多案例,如清朝與南明、北洋政府與南方軍政府,悉屬如此。

ROC政府與PRC政府,在主權宣示上重疊,雙方均主張有大陸及台灣的主權;在治權上分裂,我方政府統治台澎金馬,對方政府統治大陸;而國際代表權則有先後,我方在民國70年代前於國際場合(如聯合國等)代表中國,後來則由中共政府代表中國。

本辯題涉及兩岸關係及國家定位,故「我國」指主權涵蓋兩岸的中華民國(中國),不同於一般只涉及台灣地區治權的政策性辯題。主張「『我國』不應揚棄九二共識」,就是主張兩岸都不應揚棄九二共識。大陸方面本堅持九二共識,不成問題,故本文只探討台灣方面。儘管都聚焦探討台灣方面,然推論邏輯不同,先以敘明。正方若能論證,大陸方面也應且能揚棄九二共識,則更顯高竿。

九二共識內涵

「九二共識」一詞為2000年蘇起所創,其本質是1992年兩會協商期間,彼此「求同存異」所達成的互信基礎。

該年,李登輝、黃昆輝、陳水扁、蔡英文,皆曾承認九二共識存在。2000年3月,李總統表示,「我們認為中華民國是中國,大陸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這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5月3日黃資政說:「『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兩岸兩會在1992年的共識。當時雙方代表在香港協商,最後海協會方面終於回函海基會,同意『一個中國,各自口頭表述』」。6月20日陳總統曾說:「九二年如果有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口頭表述』的共識。」7月6日陸委會蔡主委說,「我們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在1992年所談的過程,在我們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蘇起 2003

而大陸方面從2000年至今,亦多次清楚表達九二共識意涵。例如2000年7月,汪道涵強調「兩會1992年達成,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共識。」2001年4月張銘清將「九二共識」解釋為「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2005年,孫亞夫指出「雙方都承認一個中國,但對具體含義認知不同」。2008年3月26日胡錦濤在熱線電話對小布希總統言:「(九二共識)意即雙方承認只有一個中國,但同意對其定義不同。」2014年3月26日馬曉光表示:「『九二共識』的核心就是『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均表示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

由此可證,九二共識確實存在,我方認為「一中各表」,大陸認為「各表一中」。而核心共識,即是「兩岸同屬一中」──這是合乎我國憲法的表述。

國際上「各表」的落實

反對者嘗謂,九二共識「只見一中,不見各表」,對台不利。這是未全然理解,九二共識和兩岸關係的特殊性。

所謂「各表」,係指向外國表述,而非向內。未曾見過中共官員來台高喊「兩岸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此為挑釁耍婊,而非各表。故我方官員赴陸是否高喊「兩岸一中是中華民國」,並無增損九二共識的存在與落實。

1970年代以前,中華民國參與國際組織,同樣不允許中共參與。境隨時遷,台人應有宏觀視野,理解兩岸競逐代表權的問題。過往,兩岸政府於外交上競逐中國代表權,各國或承認PRC政府代表中國,或承認ROC政府代表中國。而不論與ROC政府或者PRC政府建交者,皆承認、認識「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台灣與大陸皆是中國的一部分。」對各國而言,是選擇與「中國」建交,而非與「台灣」建交。

陳水扁時期,否認一個中國原則,縱然使出大量經濟援助,8年銳減9個邦交國。2008年後回歸九二共識,改採活路外交。兩岸不打邦交國爭奪戰,不僅鞏固邦交國數量,更省下無數金援費用。

「一中各表」也體現在各自對邦交國的關係。兩年前,馬總統出訪梵蒂岡,代表的是全中國。在教廷眼中,台灣是中國教區的一部分,教廷承認ROC,其在法理上就代表中國。總統出席典禮座位排序用的國名是中國,而非台灣,這本是外交上值得大書特書一事,媒體與政客卻刻意閃避,只關注馬總統握手與送的花瓶。

「一中各表」,即是各自對各自邦交國表示。我們對邦交國表示一中是ROC;中共對其邦交國表示一中為PRC。中華民國國旗能高掛在梵諦岡、巴拿馬,但中共的五星旗則否;因與中華民國建交者,即承認一中為中華民國,不承認中共政權。可曾聽聞中共向教廷、巴拿馬抗議「中華民國打壓中共」?同樣地,美國、日本、英國,與中共建交,自然不能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目前世界上有22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自2008年確認九二共識為兩岸對話基礎後,中共從未搶奪我方邦交國,壓縮我方表述中華民國之空間。倘若中共刻意打壓,即不必外交休兵。

中共在柬埔寨、緬甸宣稱「一中為PRC」時,反九二共識者即高聲批判「沒有各表」、「中共打壓」;但我方在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宣稱「一中就是ROC」時,他們卻視而不見。如此批判,實是對國際現狀的不解、對九二共識的誤解,更是對中華民國沒有自信。

對台利益與忠信原則

民進黨時期,推銷一邊一國,兩岸緊張對峙,交流停滯倒退,甚至衝突有一觸即發之勢。2005年連戰展開和平之旅,進行「連胡會」,會中達成「堅持九二共識」等願景,開啟兩岸溝通管道,當時各大媒體報導,獲過半台灣人民支持。2008年馬政府執政,在九二共識基礎上,迅速恢復兩岸協商機制,簽署了21項協議、在經貿、文化、觀光等各領域擴大交流往來。而每項內容,都對台灣產生莫大的助益。

擴大三通直航,民眾往返便捷,來往不用一日,快遞貨運兩日便到;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讓潛逃大陸的犯人逮補回台,6 年來總共破獲 141 個案件,逮捕 6,200 多人犯;陸客來台,創造經濟效益,2008-2014年創造外匯收入約4,568億元;發布大陸地區學歷採認辦法,造福台生,讓其大陸求學畢後返台能順利工作;ECFA早收清單,照顧三中(中小型、中南部、中低收入)企業,減讓關稅貨品計539項,至今年估計累積減免關稅約23.38億美元。此外,陸資來台增加就業、擴大農漁產品出口、擴大台人赴陸經商賺錢、保障台商權益等,九二共識下兩岸和平發展的一切,六年來早已落實在台灣,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正因兩岸和平發展,才有民進黨謝長廷、陳菊、賴清德等人前往大陸交流,爭相要求經濟福利;才有諸多民進黨前立委去大陸釣魚台國賓館高唱,「我們都是一家人」、「你是我的兄弟」,跳兔子舞。

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在《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開頭問道:「為什麼一個人有義務遵守他的諾言?」 因為正義,而正義是「社會的第一德行」。羅爾斯認為,所有政治行為必須假定「忠信原則」。「忠信原則」並非契約的一部分,信守承諾亦非政治性義務,而是比白紙黑字寫下的「契約」,有更高層次的道德義務。當說出承諾時,該人承擔了必須遵守的道德義務,不能有托詞遁詞。

現實上,在政治或外交領域當中,「忠信原則」的力量不能輕忽。兩岸既已彼此承諾,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和平發展,台灣也已享受到諸多實惠,倘若此刻過河拆橋揚棄九二共識,顯得忘恩負義,在高層次的道德論述上,將背負「破壞正義」的罪名。當一方違約,另一方自然可向破壞的一方訴諸道德壓力,甚至升高衝突,引發戰爭。

對九二共識的錯誤認知

正方稱九二共識「充滿矛盾與邏輯不一」,抨擊其「定義話語權完全被中共把持壟斷」,而「台灣始終是被動的回應者」,這是對九二共識的錯誤認知。

首先、一如前述,大陸方面從2000年至今,對九二共識的解讀完全一致,無矛盾之處。其次、九二共識的具體落實,便是兩岸各自主張,各自代表一個中國。正方舉出中共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權」,意圖證明中共並未「各表」;事實相反,此舉恰好是「各表」的落實。如同中華民國宣稱不承認中共主權,並非打壓「各表」,而是實踐「各表」。否則,若中共不得在國內及其邦交國宣稱其代表中國,又該於何處「各表」?

最後,我方除了2000-2008年一度否認外,對於九二共識的表達一脈相承,不因大陸表態而有所更改。要論述台灣是「被動的回應者」,正方須提出更多證據。

此外,正方論述「(中共)否認中華民國存在的客觀事實,並打壓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空間」,並不符實。「台灣」目前並非國家,未能參與國際組織。而ROC與PRC是一國的兩個政府,倘若皆以主權國家身分參與國際組織,則形成兩個中國,亦違背憲法。

台灣人民希冀參與國際組織,應向大陸談判,爭取對國際的聯合代表團。如當年巴黎和會,即是北洋政府及南方軍政府共組「中國代表團」。而此種加入國際組織的願望,亦只有在「九二共識」下的和平發展氛圍,才能開展。

揚棄九二共識之弊

兩岸交流現況,是台灣需要大陸,而非大陸需要台灣。正方須理解,揚棄九二共識,上述所有利益都將中斷,例如投資大量減少、兩岸交流取消、免關稅重新議定。大陸已多次強調,「不認同一個中國,兩岸協商就難以進行,台海和平就會受到嚴重衝擊,已有的協商成果也可能付之東流。」

正方願意讓台灣社會承擔,兩岸交流中斷帶來的經濟重創?或是能夠提出,中共亦能接受的兩岸論述?若是願意承擔弊害,請說明更多的「實質利益」,證明我國應拋棄九二共識。如不願承受弊害,則正方必須提出一套新的兩岸論述,並說明此論述優於九二共識之處,並且是中共及美方都能夠接受的。

九二共識即是一中原則,合乎憲法。正方揚棄九二共識,即打破一中原則,那兩岸到底是「一中一台」或是「兩個中國」?正方打算如何修憲?背信揚棄九二共識,正方又將如何保證大陸不會抗議反擊?如何保證大陸反擊不會造成台灣「地動山搖」?若「地動山搖」正方又該如何應付?

九二共識推行數年,其存在及成效已無庸置疑。既有的交流互惠不可能放棄,未來的兩岸關係,必定站在九二共識基礎,持續深化。揚棄九二共識,將是造成兩岸交流倒退、乃至地動山搖;延續九二共識,則兩岸和平交流能穩定發展,持續深化。兩相對比,優劣立現。

綜上所述,放棄九二共識即是違憲,並將造成兩岸交流倒退;而違背「忠信原則」,進而容易遭對岸及國際制裁,不利台灣人民生活。同時,正方諸多抨擊乃建立於對九二共識的誤解,論據也多所缺乏。因此,我國不應揚棄九二共識。

全文展開

揚棄九二共識,是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我方先前從「歷史斷裂、自我綑綁、反民主」三點,主張我國目前應揚棄「九二共識」。反方則認為,拋棄九二共識即違憲,也違反忠信原則,並將造成兩岸動蕩不安。

作為回應,本文將論證:一、憲政主義保障國民有揚棄「九二共識」的自由;二、憲法從未明訂「固有疆域」;三、堅持「九二共識」侷限台灣國際參與;以及四、堅持九二共識,只造成台灣經濟過度傾中。最後,觀察近來兩岸發展,北京當局若干作為,不斷顛覆反方論證的「各自表述」;故我方重申:我國應揚棄九二共識。

揚棄九二共識違憲?

中華民國自1987年宣布解嚴、開放黨禁報禁;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1992年通過刑法一百條修正;以及1996年舉行總統直選以來,已然進入憲政主義階段。

憲政主義基本理念是「有限政府」與「保障人民權利」,也就是說:政府權力跟政治運作應受憲法規範,以保障人民的自由與權力。海伍德(Andrew Heywood)在《政治學的關鍵概念》一書指出,廣義來說,憲政主義是自由主義的基本政治原則之一,亦是自由民主政體(liberal democracy)的重要構成要件。由於權力帶來腐化,政府始終有走向暴政而侵害個人權利的傾向,而這正是憲政主義者所疑慮和防範的。因此,憲政主義是對個人自由不可或缺的屏障。

憲政主義的落實,可從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關注民主的國際非政府組織)所用的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與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指標觀察。政治權利主要表現於「人民有權組織與參加不同的政治或社團,並從事反對活動」;公民自由則是「表達與信仰自由、集會與結社自由、獨立與公平的司法制度、公民擁有自主性與各項個人權利」(李酉潭、翁柏萱 2009

總體而言,「政黨政治」、「反對政府」與「言論自由」為憲政主義具體的實踐。我國憲法第11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14條「人們有集會及結社自由」都是上述精神的體現。

如我方首輪陳述,「九二共識」至多只是國民黨的政治主張,或是與中共間的政治默契;其政治效力與合法性,應只及於國民黨執政期間的政策規劃與制訂。基於憲政主義與言論自由的精神,中華民國國民與任何政黨社團自有批評、拒絕或揚棄「九二共識」的基本權利,反方認為「拋棄九二共識即違憲」之說,是否將「九二共識」的政治位階置於憲法之上,反而限制了人民團體表達意見自由之權利?

憲法從未指明「固有疆域」

其次,反方從主權重疊、治權分離的立場,說明兩岸是「一個中國內的兩個政府」,推論「九二共識」為現行憲法規範兩岸關係的「政治解釋」。反方的立論起點,顯然是憲法第四條:「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其引述憲法增修條文,認定我國的「固有疆域」及於中國大陸。然而這樣的解釋,始終存在巨大爭議。

1993年,針對民進黨立委陳婉真等人提出的釋憲案,大法官曾在328號解釋指出,「中華民國領土,憲法第四條不採列舉方式,而為『依其固有之疆域』之概括規定,並設領土變更之程序,以為限制」;並認為「其所稱固有疆域範圍之界定,為重大之政治問題,不應由行使司法權之釋憲機關予以解釋」。

就政治發展的角度而言,大法官釋憲是憲政實施的補充,用以平衡「憲法最高性」與「時代意義」間的兩難,對民主政治內涵有積極意義。釋字328號則凸顯出,對於中華民國固有疆域,連職司釋憲之大法官都因有政治爭議,而無法正面界定;所謂「九二共識」也,僅能視為個別政黨之主張。

憲法學者李惠宗也曾在《憲法要義》一書裡主張,所謂「依其固有疆域」之規定,形同未有規定;因制憲之時,國土中尚有未定界之問題。憲法不能就領土問題無所置意,故只能採取象徵式之概括規定,但其實是將領土問題讓諸國際法上解決,此見實與前述大法官解釋意旨相輝映。

更重要的是,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第一條指出:「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於立法院提出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經公告半年,應於三個月內投票複決,不適用憲法第四條、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這意味台灣實行民主憲政以來,已將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台灣)的「人民主權」,置於固有疆域的概念之上。若把政黨主張視為唯一解釋或不可取代的教條,恐與前述精神違背。

九二共識侷限台灣國際參與

反方認為「九二共識」奠定兩岸和平基礎,有利於台灣的國際地位與經濟發展,因此基於「正義論」與「忠信原則」,必須信守「九二共識」的政治互信基礎。然而,我方對於這個判斷的兩個前提,也就是「九二共識提昇台灣國際地位、經濟發展」,均有疑慮。

在國際地位部分,我方認為,承認「九二共識」實際上剝奪台灣外交戰略縱深。

我方業已不斷強調,「九二共識」僅是國民黨對兩岸關係的主張,豈能將政黨片面主張,作為外交戰略最高或唯一的指導方針?國際局勢詭譎多變,國際政治的本質,本來就是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的混合;過於空泛的道德論,只會讓台灣欠缺戰略縱深。尤其「九二共識」的詮釋權,始終掌握在北京手中。

反方曾指出,邦交國鞏固與「外交休兵」,是堅守「九二共識」的意義與實惠;我方認為這是種自我滿足的解釋。反方以維持邦交國的現狀自滿,卻忽略台灣更需要的國際參與(這包括加入國際組織、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如同第一階段我方陳述,中共並未因為台灣接受「九二共識」,而放鬆對外交空間的限縮與打壓。

再者,北京當局至今未曾放棄,以武力作為解決兩岸關係的手段。部署在對岸的千餘枚中程導彈,也無撤除之意。面對這樣的不友好的國家,台灣堅持「九二共識」與「忠信原則」豈不過於鄉愿?

南韓政府曾在金大中時期,採取對北韓較為道義與友好的「陽光政策」,提出從「南北聯合→聯邦制→統一國家」的三階段統一論,並對北韓實行經濟援助。但是此一政策主張,到李明博後就嘎然而止。因為南韓發現「陽光政策」不僅未能從根本上改變南北關係,反而使朝鮮獨自發展出核武,使南韓國家利益受損。

若「九二共識」有助台海和平,反方須解釋:何以北京當局不願意撤離中程導彈?為何不廢除所謂的《反分裂國家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揚言,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未來兩岸關係將「地動天搖」,其憑藉的,不正是武力威懾與經濟制裁的恫嚇?

九二共識造成對中經濟倚賴

反方也認為,只有堅持「九二共識」,才能促進兩岸社經文化交流,帶來和平穩定與實際利益。但這跟若干實證觀察牴觸:

首先、2000年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期間始,從未接受「九二共識」,也導致中方關閉兩會協商機制。然而八年間,兩岸經貿交流也未曾中斷,甚至持續深化(唯一曾中斷交流的,是2003年的SARS疫情)。

反方將大三通、陸客觀光的開放,歸功於2008年馬政府重新接受「九二共識」。但前者能順利推動,其實奠基於扁政府執政期間,從小三通、春節包機、貨運包機、人道包機的實踐基礎;而後者的全面開放前,也早有扁政府先從「第三類大陸人士」(旅外一年以上、有海外居留證)與「第二類大陸人士」(經第三國)開始的試行。回頭來看,國民兩黨執政期間兩岸交流都有進展,與我國是否堅持「九二共識」與否並無直接關係。

其次,反方一再強調,「九二共識」有利於台灣的經濟發展。由於馬英九總統曾多次把「兩岸簽署ECFA」詮釋為「九二共識下的產物」,我們就以ECFA簽訂前後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來檢驗。我們從四方面分析:

外資來台 :ECFA前,官方宣稱可吸引外人來台投資,有利台灣經濟結構轉型。 根據經濟部投審會統計,民進黨執政八年(2000-2007),外資來台平均每年71億美元,馬執政後七年(2008-2014),年平均只剩下54億美元,ECFA簽訂後五年,年平均更只剩下50億美元。

台資入中 :根據中國商務部與CEIC資料庫顯示,ECFA後,2010年來各國對中國投資占自己國家GDP的比率,日本維持在0.1%的水準,韓國維持0.3%以下,美國更是維持在0.02%;反觀,台灣從2009年0.47%,自2010年起暴增超過兩倍至1.56%,至今持續維持在1%以上。台灣資金不斷向中國流入,五年下來實際投資金額每年平均60億美元,高於日本的58億美元,更是美國的32億美元和韓國的30億美元的兩倍。

出口 :ECFA前,官方預計總出口量可上升4.87%-4.99%;ECFA後,財政部統計2011-2014年這四年間,總出口額增加392億美元,平均每年3.6%,對中國出口額增加100億美元,平均每年2.2%。官方數據不僅無法呼應原先承諾的4.87%-4.99%,對中國出口成長率更是明顯低於總出口成長率,可見簽訂ECFA後,銷往中國的路並沒有打通。

進口 :ECFA前,官方預計總進口量將上升6.95%-7.07%,ECFA後,財政部統計,2011到2014年這4年間,總進口額增加230億美元,平均每年2.2%,對中國進口額增加121億美元,平均每年8%。由此數據可看出,原先承諾的6.95%-7.07%已跳票,從中國進口的增加程度,遠遠大於總進口成長率。可見中國貨已經大幅傾銷到台灣。

上述的經濟數據顯示:兩岸簽訂ECFA後,外資來台漸少,而台資加速被吸入中國;對中國出口的通路沒有打開,反是中國或以大幅進入台灣市場。整體經貿關係,明顯朝向中國傾斜,這將出現什麼後果呢?

著名政治學者吳玉山在其著作《抗衡或扈從》一書中指出,國際關係的小國與大國的互動關係,只有「扈從」與「抗衡」兩種選項。前者意味小國外交政策,受制於大國,喪失自身的主權地位;後者則是擁有其外交自主性與主權完整性。不同的結果,關鍵在於「小國對於大國的經濟獨立與依賴關係」。

舉例來說,過去中亞五國、外高加索三國與芬蘭,皆過於依賴與前蘇聯的經濟關係,其外交主權地位因此受制於大國。若要改弦易轍,則恐面臨大國經濟制裁。例如芬蘭於1958年想調整外交政策,蘇聯認為這將損害其利益,發動經濟制裁,迫使芬蘭放棄初衷。

在目前「九二共識」與ECFA架構下,台灣對於中國經貿的依賴與日俱增。在面臨經濟制裁的風險下,將使台灣喪失外交與主權的自主性,不可不慎。

北京推翻「各自表述」

簡而言之,我方認為:揚棄「九二共識」並無違憲之虞,反是憲政主義與言論自由的展現,況且憲法也從未界定「固有疆域」為何。接受「九二共識」則將使台灣外交政策陷入被動地位,面對威權體制的威脅;經濟上也將更過度倚賴中國,增加遭到經濟制裁的風險。此時堅持「忠信原則」,恐過於一廂情願。

而觀諸近來兩岸關係發展,北京當局若干舉措,一再顛覆了反方在替「九二共識」辯護時,一再闡述的「各自表述」原則。

例如,日前中共在未經兩岸兩會任何諮詢協商的情況下,片面宣布將發行「電子台胞證」(即卡式台胞證),陸委會至今不知其詳。試問反方,這是否代表,所謂的「各自表述」與「治權分立」的認知,完全取決於北京的政治需要與單方面的認知?北京是否才是決定中華民國的「治權」內涵的主體?

又例如,中國人大常委會日前通過《國家安全法》,其中第十一條將台灣和港澳並列,規定「維護國家安全、統一和領土完整」是港澳台及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這意味著台灣的國家主權地位,已被置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內法」範疇,此舉恐是繼《反分裂國家法》以來,北京將兩岸關係「內部化」與「國內化」的最新作為,其直接將台灣人民,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法規規範的對象。這意味中華民國的「政府地位」只與港澳「特別行政區」相當,從根本否認中華民國的國家與主權。這顯然推翻了反方主張的「各自表述」內涵。

這些發展,讓我方對於繼續盲從「九二共識」,深感憂心。因此我方重申,我國應揚棄「九二共識」。

全文展開

九二共識對台有利,揚棄並無替代方案

馬習會順利落幕,各國政要、媒體對馬習會多持正面態度,認為兩岸和平發展走向新里程碑。檢視民意,近七成的台灣民意支持兩岸領導人會面;55%民眾認為馬習會有助兩岸和平發展;54%民眾支持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發展兩岸關係。「九二共識」創造兩岸和平,得到國際肯定,台人過半支持,其貢獻不容抹煞。這也是本方一再強調九二共識合憲、鞏固和平與實惠的根本理由。

隨著馬習會圓滿,兩岸早已走向「深化九二共識」,何來「揚棄」之可能?回顧正方首輪及次輪申論,仍充滿諸多謬誤。本方將逐一從憲法層次、歷史資料闡明,九二共識為政府立場與具有正當性;論述九二共識提升國際空間、鞏固兩岸和平;並指出正方對於民進黨執政時期與經濟數據的錯誤解讀;最後提出反對九二共識導致經濟發展受阻。正方論證為誤、無法提出替代方案,故不應揚棄九二共識。

正方迴避的問題

正方首輪申論以卡爾.巴伯學說提倡多元價值,次輪申論也大篇幅論述憲政主義觀點,其實只想表達一句:「人民有倡議揚棄九二共識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受憲法保障,無庸置疑,我方從未反對。只是「人民也有捍衛九二共識的言論自由」,光從這點立論,並不足以支持正方立場。

反方基本主張為:九二共識是憲法精神,「拋棄九二共識即違(反)憲(法)」。因此正方應該運用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積極說明:有什麼違反我國憲法的正當性?

正方在第二輪申論中,迴避我方首輪質問。期許正方在下階段回應以下問題:

第一,中華民國憲法精神即為九二共識。正方主張揚棄之,請問是否要違背中華民國憲法?正方打算如何修憲?打破一中原則,那兩岸是「一中一台」或是「兩個中國」?

第二,揚棄九二共識,正方如何保證大陸不會抗議反擊?如何保證大陸反擊不會造成台灣「地動山搖」?若「地動山搖」正方又該如何應付?

第三,正方須舉證有什麼實質利益,讓台灣社會承擔地動山搖?若揚棄九二共識,比九二共識更良好的兩岸論述為何?如何讓中共及美方接受?

九二共識是政府立場

正方對九二共識的認知並不全面,且充滿誤解。正方說,「九二共識至多是國民黨的政治主張」。錯誤!九二共識是中華民國政府立場,而非僅為國民黨一黨之主張。

憲法角度言,正方舉出釋字328號解釋,說明領土並不及於大陸;這是錯誤解讀。1993年民進黨立委針對「固有疆域」提出釋憲案,聲請人對該釋憲案所持之立場為「外蒙古非屬中華民國之領土」、「中國大陸不屬於中華民國之領土」。民進黨主張台獨,亟欲否認中華民國領土及於大陸此一事實,可想而知。然而大法官並未認同民進黨的主張,而說:「重大之政治問題,不應由行使司法權之釋憲機關予以解釋。」簡言之,大法官並不隨民進黨起舞,民進黨提案並未通過。

因此,釋字328顯示了大法官不認可「中國大陸不屬於中華民國之領土」此一敘述。何況,釋字揭示的政治問題不審查原則,正方舉出該釋字,並無法為其應揚棄九二共識的立場背書。

1993年以後,全國人民選出的國大代表已多次修憲,重新詮釋了我國領土。釋字328號對我國現行憲法已顯過時。憲法增修條文11條明文規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才有〈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一法。而在〈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則說「施行區域(大陸地區),指中共控制之地區」。故,兩岸關係是「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的關係(一國兩區),大陸地區不含外蒙古。正方舉出增修條文第1條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來證明台灣「人民主權」的重要,但同時該條也承認了,我國尚有大陸地區。

因此,針對本辯題「我國應揚棄九二共識」,我方就憲法闡明「我國」應涵蓋兩岸,並期待正方論證我國大陸地區為何應該且如何能揚棄九二共識。正方並未就這點反對,也未回應;請正方於第三輪申論論證。

從歷史角度言,1990年10月李登輝成立了國家統一委員會,設置的目的在主導兩岸關係的發展,依據「民主、自由、均富」,力促中國統一,並於1991年2月23日第三次會議上通過了國家統一綱領。同年3月14日經行政院會議通過。其中四大原則的第一項明確指出:「大陸與臺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

2000年,7月12日,陸委會蔡英文至立法院報告「外交政策與兩岸關係之互動」,表示國統綱領是一個重要的政策指標。蔡英文並且在同年的8月4日表示,「台灣無法逃避一個中國問題,從文化、地理來看,未來的一個中國是台灣民眾唯一的選擇。」此外,我方首輪申論即舉出在2000年起,李登輝、陳水扁、黃昆輝、蔡英文皆承認九二共識存在。

由國家統一委員會的成立、國家統一綱領的通過與民進黨執政初期對九二共識的認同。可知九二共識是中華民國政府的立場,而非單純為國民黨之主張。

九二共識增加國際參與

正方一再言及,「九二共識只有一中,未有各表」,中共對台灣「外交空間的限縮與打壓。」我方認為這是對九二共識的再次曲解,及對國際現實的不了解。

我方首輪即敘,在既有邦交國方面,我國出訪邦交國從未受中共打壓。梵諦岡、巴拿馬等國,更認為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因此正方強調的「九二共識的詮釋權,始終掌握在北京手中。」從馬總統出訪梵蒂岡的例子即可看出正方論述並不正確。

日前馬習會過程中,馬英九不僅對著習近平、更對國際媒體闡明「一中各表」、「中華民國」,可見北京完全接受各表。北京未打壓馬英九對著外國媒體秀國旗、講中華民國;我方也不阻止習近平對著媒體秀五星旗、講中華人民共和國。即為「各表」最佳例證。

此外,從九二共識的歷史脈絡觀察,馬總統日前指出「『九二共識』是台灣提出、大陸接受,不是大陸逼著我們接受」。也證明正方所言不實。

國際現實上,歐巴馬於今年九月會見習近平時強調,美國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可見其不會支持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新華社報導明白指出,歐巴馬不支持台獨。老美與老共掌控國際,台灣方面不接受「一個中國」,就不會為世界接受。

馬政府執政恢復九二共識以來,中華民國政府在外交上的成績,遠勝於民進黨執政時期。參與了世界衛生組織、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再生能源組織等無數國際組織,與韓國、日本、美國、歐盟、澳洲、紐西蘭、加拿大乃至東協十餘個國家皆有多項合作協議。道理很簡單:穩定的兩岸關係,是擴展外交的基礎。而九二共識正是維持兩岸關係的穩定和平。

倘若台灣人民欲進一步參與聯合國,也只有持續深化九二共識。首先要指出,相反於許多人的理解,台灣其實從未退出過聯合國。世界認知到:台灣與大陸皆是中國一部分,中國未退出聯合國,只是PRC政府在聯合國中代表了中國,也涵蓋台灣。聯合國會費以國家人口計算,PRC一直在幫台灣人民交聯合國會費。因此在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下,台灣只有與大陸談判,共組聯合國代表團,才能參與聯合國。

當年巴黎和會,即是北洋政府與南方軍政府共組代表團參與;聯合國創始初期,也有國民黨與共產黨等人共同代表中華民國出席參加。可見不論是兩政府或兩黨共組代表團參加,皆有先例。更甚者,兩岸統一,台灣自然是聯合國會員。

九二共識保障兩岸和平

正方質問:「千餘枚中程導彈,也無撤除之意。」正好顯示了正方對軍事常識的無知。

依一般國際分類,如果稱為「中程飛彈」,射程約為三千到五千公里。台灣與大陸距離最多兩百五十公里。大陸最多數的中程飛彈與州際導彈,是用來嚇阻美國與日本、保衛東海與南海乃至與其他各國的武力平衡,本來就不是瞄準台灣,與兩岸關係何干?

其次,正因為現階段維持九二共識,兩岸才能保持和平。中共早已不提「解放台灣」,近年來官方所有文件資料,中共期許的是「兩岸和平發展」。只有當台灣宣布獨立、違反中華民國憲法及反分裂法,中共才會動用武力。2004年中共發佈的《國防白皮書》強調,「只要臺灣當局接受一個中國原則、停止台獨分裂活動,兩岸雙方隨時可以正式結束敵對狀態,包括建立軍事互信機制進行談判。」

深化九二共識,簽訂兩岸和平協議,自然保障台海和平;違反九二共識推動台獨,國際不會支持,更是戰亂的開始。

正方扭曲民進黨時代歷史

我方強調,九二共識能促進兩岸社經文化交流。正方則以民進黨執政期間未接受九二共識,兩岸仍有經貿交流,並將兩岸交流之成果,歸功於扁政府執政的部分作為。這是對民進黨執政時期歷史的扭曲。

第一,民進黨執政初期接受九二共識,陳水扁任內多次聲稱願以「九二香港會談基礎」重啟兩岸對話。國統會更遲至2006年才廢除,如前所述。故正方說「民進黨從未接受九二共識」一語錯誤。

第二,小三通的推動是90年代由新黨的陳癸淼、李炷烽及吳成典等人一手促成,新黨親至廈門協商,頻遭當時陸委會蔡英文及陳水扁阻撓恐嚇,「犯刑責」、「中共同路人」、「賣台」罵聲四起,後來協商成功,金門人民支持,民進黨只好被迫接受。

第三,2003年及2005年的兩次春節包機,皆由國民黨立委蔣孝嚴主導,初期行政院陸委會引用廿餘年前大陸為包機而制定的一種早已不適用的「暫行審批規定」反對此案。是蔣孝嚴及諸多立委親赴北京,直接與航空公司磋商相關問題。民進黨迫於民意壓力,才勉強接受春節包機直航。

第四,當國民黨積極推動兩岸飛航之際,2004年,陳水扁於國慶典禮致詞說,「行政部門正在擬訂兩岸『人貨包機』便捷方案,希望儘快與對岸展開協商,為兩岸三通的政策尋求進一步的開展。」如何與對岸協商?陳總統直言:「兩岸可『以九二香港會談為基礎』,尋求雖不完美、但可接受的方案,做為進一步推動協商談判的準備。」

因此,不論是小三通還是春節包機直航,居功厥偉的還是「九二共識」。當初民進黨抨擊不斷,甚至說「大陸戰機尾隨民航機木馬屠城」,如今時過境遷,竟成為民進黨執政之政績,令人唏噓。

此外,正方也提及,民進黨執政時期兩岸經貿來往不斷。這又是錯誤解讀。民進黨從「積極開放」走向「積極管理」,是鼓勵人民往大陸發展嗎?中國大陸開始給予台商更多的優惠福利,兩岸間的重要經貿往來,是源自於2005年連胡會堅持九二共識。由此更加證明只有捍衛九二共識才能促進兩岸經貿發展。

正方錯誤解讀經濟數據

我方舉出數筆資料,論證九二共識下的兩岸經貿往來,對台灣帶來利益。而正方僅針對經貿方面的 ECFA反駁,默認與ECFA無關之兩岸交流(如快遞運送、司法互助、台商抵稅、陸資來台、學術交流等)對台灣的正面助益。以下僅我方僅聚焦於ECFA討論:

要檢視ECFA之成效,必須細部檢視 ECFA之細部項目,是否確實獲利。例如 ECFA規定之早收清單,簽訂後,是否確實免稅、是否出口增長?若有,則 ECFA有利,反之則無利。

ECFA簽訂至2015年5月底,我國出口大陸已減免關稅逾760億台幣。自2013年起,石化業產品出口增加半成、自行車出口額更創新高成長20倍,台灣農產品從逆差變順差。且各項產品出口皆較過去成長。可見ECFA確實為台灣帶來利益。

正方不願面對 ECFA早收清單實質帶來的利弊,只好拿些廣泛的台灣總外資量、總出口量來比較。企圖將與 ECFA無關的產品進出口量、大環境的不佳皆歸咎在 ECFA。2008年至2014年外資減少,主因為全球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外資撤離,全球經濟發展趨緩。與ECFA無關。

至於 ECFA實際成效卻實不如先前官方所預測,是因為ECFA的後續內容如服貿、貨貿,都被反對九二共識的太陽花及民進黨阻擋而尚未通過。因此反對九二共識,即阻礙了台灣的經濟發展。

進口部分,正方也解讀錯誤!說:「從中國進口的增加程度,遠遠大於總進口成長率」,然而大陸出口增長,外銷全世界。倘若台灣從大陸進口增加之商品並非ECFA所免稅之商品,正方的攻擊也不成立。再者,台灣人民喜愛掏寶網、購買大陸產品,正是遵守九二共識下兩岸人民才能自由消費,難道正方為了不讓大陸產品進口,要限制人民購買大陸產品的自由嗎?

此外,正方指出「對中國出口成長率,更是明顯低於總出口成長率」。但同時卻說「對中經濟依賴」,這是邏輯上的矛盾。如果出口低,又如何依賴呢?

事實是,正方觀察並不全面。若關注早收清單項目的出口成長,2011、2012、2013年整體出口成長率分別為9.1、-3.9、1.3,這三年早收清單之出口成長率為10.2、3.3、10.6。(資料在此)可見簽ECFA有利,若無ECFA,2012年歐債危機我國出口將衰退更嚴重;再者,「非早收清單」之出口成長率平均低於總出口成長率,顯示只有將更多產品與大陸談判免稅,才能提升出口。

但是,誠如正方所擔憂,台灣產品過度出口到中國大陸,產生依賴現象,是否對台灣不利呢?這就對經濟情勢缺乏常識、對國際分工缺乏了解。台灣和韓國從日本進口重要零組件和原料,製成半成品出口到大陸,再由大陸加工為成品銷往歐美,台商替蘋果、惠普、ZARA、Nike 代工生產皆是如此。這是全球產業情勢;非政治力介入,更無關九二共識。全球製造大幅依賴東亞供應鏈,而台灣、大陸、韓國、日本均在東亞供應鏈上。透過九二共識與大陸展開經貿合作,如同台積電、聯發科、力成加入紅色供應鏈,才能與大陸在東亞供應鏈上共存共榮。一旦否認九二共識,台灣不出口到大陸,那麼台灣地位則被韓國取代,產業衰退。

大陸、日本、韓國已開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台灣於東亞逐漸被邊緣化。本來早在2010年ECFA簽訂後就該盡速與大陸簽訂多項合約,卻因民進黨否認九二共識而阻斷了後續協議的安排,在世界的產業競爭上,台灣落後了。未來只有深化九二共識,增加兩岸經貿交流整合,才能對台灣經濟帶來最大的利益。

基於九二共識帶來良好現況,正法無法舉證說明九二共識帶來之實質弊害,亦無法說明揚棄後之替代方案,因此我方認為不應揚棄九二共識。

全文展開

回歸國民主權,走出九二共識典範危機

反方在在第二輪申論中,提出價值理性的「合憲和平」,與工具理性的「巨大利益」兩個論點,輔以對馬習會的正面詮釋,並批評正方無替代方案。在本文中,我方將先從應然面闡述,不應以特定政黨主張之九二共識,侷限國民主權的實踐;接著將回到實然面,指出「九二共識」與台灣民意嚴重脫鉤、無法擴張國際空間,也未曾化解中共武力威脅的事實。最終,將引述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演講,指出其提出的「憲政體制說」,實為更符合民主價值的論述框架。

國民主權凌駕「九二共識」位階

正方樂見反方站在憲政民主與言論自由的基礎,討論「九二共識」相關議題,畢竟這就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體制的最大差異。民主社會之所以重視言論自由,不僅在於保障人民「主張的權力」,更隱喻著人民擁有透過批判政府、改變政治現狀的權利。這是憲法增修條文賦予立法院修憲,並交與人民複決的初衷。

如將此一精神落實在主權主張時,基於主權在民或國民主權的原則,憲法自然允許人民擁有變更主權與既有疆域的權力。由於自1949年以來,中華民國憲法實質適用的地區僅及於台澎金馬,連憲法增修條文都得強調「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基於此歷史事實,此權力顯然只適用於目前仍承認中華民國憲法之自由開放地區的人民。

正反雙方都同意,「九二共識」的核心是以下的看法:中華民國疆域及於大陸地區,因此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單一國家下的兩個政府;兩岸關係是國內關係,而非國際關係。

這個既有典範的法統與正當性,在台灣民主化的政治實踐中,已面臨初步解構;從憲法增修條文的出現、廢除刑法一百條、在野黨提出既有疆域釋憲案、總統直選、政黨輪替、終止國統會與國統綱領(迄今尚未恢復)等政治實踐,均鬆動了前述看法。

而近年來的公民社會運動,包括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與2015年的課綱爭議,更顯示以「九二共識」作為兩岸關係基礎的法統典範,遭遇了更多的挑戰。正如孔恩(Thomas Samuel Kuhn)指出,當既有典範在經驗世界遇到甚多異例,而不能概括性、普遍性的解釋現象時,就會面臨典範危機與轉移。反方所謂的合憲性之說,業已產生經驗事實的解釋危機。

我方始終認為,「九二共識」只是解釋中華民國主權與兩岸政治定位的「多種主張」之一,而非全部。其不能代表憲法與主權在民的全部精神。若任何政黨以此凌駕人民意志之上,聲稱惟有此一解釋合憲,恐將產生排他性的權威思維,從而落入「開放社會敵人」的桎梏。

反方必須說明,國民黨從「九二共識」解釋中華民國與兩岸關係的內涵「必然且唯一」。反方更必須說明:是否贊同國民擁有修憲與對領土主張的權力?主張政黨之「絕對必然」觀點,否決國民主權之思想,實與威權無異。我方認為在憲政主義與多元社會下,「九二共識」至多只是政黨主張,政黨至多因執政產生政治效應;然其位階仍低於作為民主憲政核心基礎的國民意志。

「九二共識」與民意嚴重脫鉤

那當前的「國民意志」為何呢?

根據政治大學選研中心2013年《臺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報告指出:現在多數人想要「維持現狀」,而「儘快統一」是最不被接受的選項。目前台灣民眾中,持「臺灣人認同」者已達近六成,三成六民眾認為自己「是臺灣人也是中國人」,僅有4.4%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即使以文化角度考量,比例也差不多。

倘若宣布獨立不會引發戰爭,有六成五民眾同意「臺灣應該成為新國家」;設若會引起戰爭,仍有四成認為應該。當兩岸政經社會狀況一致時,仍有六成民眾反對「統一」,僅四成贊成;當兩岸政經社會狀況差距很大時,贊成者更降至11%。同份調查也指出:馬總統的整體滿意度偏低,不到四分之一民眾肯定。在兩岸關係方面,超過六成不滿意政府表現。

2015年4月,台灣民心動態調查(Taiwan Mood Barometer Survey,TMBS)也指出:民眾對於目前兩岸關係的定位,56.9%認為是「國與國的關係」,29.5%則持相反看法,13.6%未明確表態。這次結果與既往數次調查相近,表示民眾的看法穩定。

對於中共政府認為「中華民國在1949年已經被推翻,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調查顯示78.0%民眾不能接受,僅12.0%能夠接受。交叉分析顯示,愈年輕者愈不能接受該說法,20至39歲中甚至超過8成5;連國民黨支持者中也僅有24.3% 能接受、66.5%不能接受。

反方認為馬習會是「九二共識」的具體實踐。然而兩岸政策協會委託決策民調中心所作的「馬習會民意調查」發現:一、46.8%的人認為,馬英九總統自馬習會中,沒有維護中華民國主權。二、馬英九說他有對習近平表「一中各表」立場,59.6%的人認為習近平不會接受。三、馬英九說他有對習近平表達「希望能給台灣更多的國際空間」,56.7的人認為習近平不會接受。四、習近平在會中說「飛彈不是針對台灣部署的」,70.9%的人不相信這個說法

「九二共識」若如反方所論述,擁有的絕對必然的法理依據、巨大的政經利益,又在馬習會具體實踐,何以國人對於以「九二共識」為前提所界定的中華民國法統、兩岸關係的現狀,存在經驗事實的否認與情感上的拒絕?正方認為「九二共識」的「核心假設」,顯然在兩岸實際的政經環境、國際政治與國家安全中,產生了許多與人民情感與經驗法則衝突的異例。

「九二共識」無助擴大國際空間

反方認為「九二共識」的存在,是台灣擁有國際空間的保障。我方提出以下反駁:

首先,反方誤認美國「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的意義。美國始終扮演台海戰略平衡者的角色,其主要的政策基礎為美中三公報《台灣關係法》;當中體現的「一個中國政策」,實有別於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

「三公報」是美中關係的政治基礎,其立場自然傾向北京的政治需求;如美方「認識到」(acknowledges〉中國的一中立場,以及在「八一七公報」中強調「無意執行『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的聲明。然而依據法律位階不低於三公報的《台灣關係法》,美國歷任政府也與我維持良好的非官方、準政府關係,並據以維護台海的安定,與維護台灣的實質主權地位。美方強調的是,兩岸關係在不設政治前提下的和平過程,而非結果。反方引述歐巴馬談話與新華社的報導,顯然只從「中國立場與北京觀點」片面解釋美國「一中政策」內涵,與事實有重大落差。

再者,美方並無意強迫台灣繼續接受「九二共識」。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在蔡英文訪美前,已經表達華府對任何候選人均無特定立場,希望蔡英文訪美是建設性的交流,且希望與未來當選的台灣總統密切合作。美國不適合表達對「九二共識」的支持或反對。針對此點,童振源教授在美麗島電子報撰文指出:美國希望兩岸政府「致力於建立」兩岸持續和平與穩定的基礎,而且鼓勵兩岸政府在「尊嚴與尊重」的基礎上,繼續建設性對話。換言之,美國不僅沒有背書「九二共識」,且希望北京不要透過威脅方式,逼迫台灣接受「九二共識」。

最後,反方認為「九二共識」拓展了台灣的外交空間,也與事實有所出入。我方在一輪申論時即說明,北京在「九二共識」問題上,內外有別的歧視對待。直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在國際場合正式公開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即便是反方所引據論證的馬習會,也僅是我方在會後記者會,片面說明此一事實。馬總統與習近平在公開場合,只提及一中原則,而無「各自表述」之內涵。馬總統以一中原則換來北京模糊的「類政府」對待,此舉我方擔憂,國際輿論將誤認我國立場。

況且在「九二共識」的現狀下,我方的讓步,至多只換回邦交國的維持,而非增加。國際參與也僅陷於「非主權國家」為前提的國際組織,對台灣而言得不償失。我方也提醒反方,不應忽略兩岸關係的國際變數:我國的邦交國數量與國際社會的參與,始終都有鮮明的美國因素。

「九二共識」並未阻止中共武力威脅

對於我方稱「中共部署飛彈,武力威脅台灣」,反方主張是「軍事知識的無知」,並從而論證是「九二共識」保障台海和平。此為謬論。

首先,中國部署的飛彈可分為長程洲際戰略飛彈(如東風5、東風31等),與中近程戰術導彈(如東風11或東風15等)兩類。前者射程遠至美國,符合戰略嚇阻的意義;後者射程千里左右,預警時間短,具備對台的針對性與危險性。1996年北京因不滿中華民國總統直選,對台發射的導彈即為東風15型;其在政治與軍事上對台灣造成的威脅不言而喻。

其次,中共部屬飛彈的意義,甚至無關乎是否「瞄準」或「啟動」,而是造成一種政治上的心理壓制。這與中國從不承諾放棄以武力解決兩岸問題的態度,以及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等作為,息息相關。換言之,軍事手段只是政治手段的延伸而已。

如果在現狀「九二共識」下,一如馬英九總統宣稱的「兩岸關係有史以來最好」,中共部屬的對台近中程導彈為何也是有史以來最多?如果「九二共識」足以保證台海和平,台灣購買愛國者,自製天弓飛彈,處心積慮想加入「戰區飛彈防禦性統」(TMD)甚至購買各種防禦性武器的理由為何?這些威脅與風險評估,都見於今年中華民國國防白皮書中。

習近平在馬習會上說,「飛彈不是針對台灣部署的」,卻有70.9%的國人不相信。反方宜思考這個現象的意義。

透過民主政治,尋求兩岸新論述

「九二共識」的本質,是用「一個中國的」概念框架,論述兩岸的政治地位內涵。隨著兩岸政經互動以及台灣民主化發展,「九二共識」已面臨解體與典範危機。在應然層面,我方認為「九二共識」只是國民黨對中華民國法統、兩岸關係,與政治定位的一種解釋,其政治位階低於國民意志與主權在民的精神;就實然層面,「九二共識」也使台灣的國際空間與外交處境,陷入被動與威脅狀態,讓多數國人對其產生信心危機。「九二共識」面臨典範解體的困境,恰好反映在國人對於反方所認同的「馬習會」展現的態度。反方實應思考,何以其所認為的最佳政治實踐,卻備受國人的批評與質疑?

我方認為,在國人對兩岸政治定位仍有高度分歧的現狀下,建立台灣內部的政治共識,才是當務之急,不應執著於配合北京二元邏輯口吻,強迫台灣人民接受「九二共識」。畢竟「九二工識」在台灣的民意基礎,只剩下三成上下;對多數國人而言,北京主導的「九二共識」內涵,不僅弱化了中華民國的主權,更難以為台灣創造國際空間、提供安全屏障。反方論證的現狀利益,其實都是在符合北京的政經利益下為之。倘若一個國家的外交國防,都要視北京的臉色為之,還談什麼國家利益與國民主權的精神呢?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赴 CSIS 演講時承諾,將「建立具有一致性、可預測、可持續的兩岸關係」;其與習近平所謂的「不接受『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將地動天搖」之說,形成強烈對比。兩者存有「正面建設」與「負面恫嚇」之別,也正是民主與威權政體間的差異。

蔡英文在演講中主張,其「將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這個說法的關鍵,在於「現行憲政體制」(existing constitutional order) 包括了「憲法內文、增修條例、相關憲政釋文、法官判決以及政府與人民的相關運用,只要是跟憲法、釋憲、跟運用有關,都包含現行憲政體制中」。

我方認為,前述立場說兼顧了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以及民主政治本質與主權在民的精神;重要的是,其過去兩岸政治實踐的成果,也保持了一定尊重。其希冀在台灣分裂民意下,尊重包括統一的各方主張,並在民主社會之中,保留人民對於台灣主權的選擇權利。相較於反方封閉、片面的「九二共識」規範論述,更能體現國民主權與民主政治的價值。

全文展開

回歸務實理性,珍視九二共識對話基礎

2月下旬以降,從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提出「憲法說」,到兩會期間習近平、李克強等重要人士的發言,無不強調「九二共識」對兩岸關係的重要性。大陸與甘比亞建交,正好給台灣社會警訊:若不接受九二共識,台灣恐面臨斷交潮與地動山搖。在蔡英文即將發表就職演說之際,本場辯論特別重要。正方採取感性的訴求主張國民主權原則;我方則回歸務實理性,不否認正方的要求,但積極捍衛九二共識為台灣帶來的最大利益。

辯論中,正方在應然上主張「國民主權」原則,並以民調為輔助;實然上則舉出九二共識在外交上與經濟對台灣並無顯著利益,因此應該揚棄。然則令人遺憾的是,正方認為九二共識不夠好,但也未能提出比九二共識更好的替代方案。在此前提下,揚棄九二共識並非明智之舉。相反,反方積極主張,若要解決正方所認為的「困境」,反而需要深化九二共識。

可以揚棄不等於應該揚棄

本方多次強調,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精神,乃是中華民國政府對兩岸關係的定位,而非國民黨單一政黨的詮釋。正方處心積慮將國家立場降格為政黨主張,用意在逃避舉證責任。若九二共識僅是政黨主張,人民自有不喜歡與不接受的權利;然而揚棄九二共識,是違背國家立場,違背憲法,正方需要有強大的正當性與必要性,才能推翻我國的國家定位。但正方從頭到尾,僅強調「可以」揚棄,卻未能論證「應該」揚棄的「必要性」。

不論是正方所提的開放社會或是國民主權原則,僅能證明「人民有反對九二共識的權利」,我方從未反對。但是人民有權,並不代表政府應然執行;「可以」揚棄,更不代表「應該」揚棄。如同夫妻任何一方有權利離婚,卻不代表政府應該鼓勵離婚。

正方擔心維持九二共識,會導致「否決國民主權」、「產生排他性的權威思維」,其實不然。九二共識的本質是國家定位,在維持九二共識的現狀下,並不妨礙人民增長台獨意識,更不妨礙人民放棄國籍,更無法阻擋正方期盼產生的「多種主張」。倘若九二共識真如正方所言如同思想上的緊箍咒,豈能舉辦此場辯論呢?

正方隱匿民調數據:過半民眾支持九二共識

而支持正方立場的,僅是幾分民調,姑且不論民調在先天上存在的機構效應、引導式問句及誤差等因素,正方在詮釋民調上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正方舉出2015年4月台灣民心動態調查的民調報告,指出多數民眾不能接受「中華民國在1949年已經被推翻,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台灣人未受大陸政府治權管轄,不能接受實屬正常。但是,該題結果充其量顯示人民不願被中共統治,但無法證明人民反對九二共識。

正方不願說的是,在同一份民調報告中,下一題即詢問了人民對「九二共識」的看法,結果46.9%民眾認為有必要維持兩岸此項政治基礎,30.3%認為沒必要,22.8%未明確表態。經交叉分析得見:不論是泛藍立場民眾、泛綠民眾與中立民眾,認為有必要者皆較多。

正方舉出的民調由「兩岸政策協會」執行,其成員多民進黨籍及泛綠顧問,被視為綠營外圍組織。相對而言,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民調向來被視為客觀嚴謹。過去幾年,根據陸委會委託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做出的民調結果,一直都是過半數民眾支持九二共識。

101年民調報告顯示,55.5%的民眾認同政府「九二共識」的立場,並有 53.6%的民眾贊成政府以「九二共識、 一中各表」作為兩岸制度化協商 」作為兩岸制度化協商的基礎。103年1月民調報告顯示,民眾對「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華民國的政策立場,表示認同(55.6%)。104年5月民調報告顯示, 53.9%民眾支持政府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穩健推動兩岸協商和交流。而在馬習會後,民調顯示,認同政府對於「九二共識」的立場,就是「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華民國的民眾更創新高(60.7%)。

縱使看到在正方首輪所提出,在104年「新台灣國策智庫」民調結果顯示,有52.2%的受訪者認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不應該接受「九二共識」。但是,在總統大選結束後的現在最新民調,認為新總統蔡英文不應接受九二共識的比率,竟降到37.6%!

正方宜仔細思考,倘若九二共識真如正方所說,導致思想箝制、經濟崩壞、外交困頓,為何支持者長期過半?又為何反對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識的民意,在大選後驟降呢?

縱使人民過半不接受九二共識,但仍不成為揚棄九二共識的理由,而必須實際論證九二共識之利弊。

九二共識為我方創造國際空間

正方認為應該揚棄九二共識的另一理由,是「九二共識無助擴大國際空間」 。其在首輪中即強調,國際場合「只見一中,未見各表」、「受中共限縮與打壓」,但卻始終未能回應,我方舉出梵諦岡、巴拿馬等實踐各表例子。日前馬英九總統出訪邦交國,邦交國再度展現立場,認為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也未見中共任何官員抗議與打壓;正方說法與事實不符。

辯論雙方承認一中各表就是「互不承認主權,我方說ROC代表中國,對方說PRC代表中國」,但正方卻直到最後申論還要怪罪「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在國際場合正式公開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正方難道不知道,「中華民國也從未在國際場合正式公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的事實嗎」?

其次,正方在首輪申論也提出,中共對國際參與的限縮。我方在第一輪、第二輪也花費大篇幅敘述,民進黨執政時期否認九二共識,邦交國大幅減少,馬政府承認九二共識、外交休兵,才締造加入多種國際組織、與世界各國簽訂各種協議的成就

日前甘比亞與大陸建交,引起各界呼籲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識,否則恐面臨斷交潮,前外交部長歐鴻鍊表示,「國民黨執政時有九二共識的共同基礎,所以7、8年來沒有一個邦交國被大陸搶去,落實外交休兵、彼此互不挖牆腳;但若沒有九二共識,兩岸想要維持現狀也不可能,外交休兵也無法繼續,一旦兩岸緊張,外交處境就會很困難。」正是九二共識對外交拓展的最佳註解。

正方最後只能回應,九二共識「至多只換回邦交國的維持,而非增加。國際參與也僅陷於『非主權國家』為前提的國際組織」,等於承認了九二共識的正面助益。

正方認為,馬習會中,馬英九只能「在會後記者會,片面說明」中華民國,並未能在馬習會公開場合上「提及中華民國與各表」。首先,習近平也未在馬習會公開場合提「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各表」,雙方在會後各自表述,恰好就是「各表」的實踐。其次,馬英九能開國際記者會宣揚中華民國,已是瓦解了正方「中共打壓、限縮中華民國國際空間」的說法。

正方引述《台灣關係法》中,說美國將「維護台灣的實質主權地位」,片面解釋該法。該法全無類似字詞,美國也不可能承認台灣擁有國家主權地位。該法僅是為了「維持及促進美國人民與臺灣之人民間廣泛、密切及友好的商務、文化及其他各種關係」,希冀兩岸和平發展,鼓勵兩岸持續建設性對話。美方雖未對九二共識表示明確立場,但其反對台獨,已說明其立場等於或相近九二共識。而美方期許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也只有透過九二共識方能維繫。這是反方一再強調,有九二共識,才有兩岸和平,才有美國與世界各國的支持。

正方始終沒有提及,揚棄九二共識後要如何持續參與國際組織、拓展外交空間,獲得美國認可呢?現實是,揚棄九二共識,連維繫邦交國都有困難,況其他的外交突破?

九二共識帶來巨大利益

在前兩輪申論中,我方舉出近年來依賴九二共識,為台灣創造的種種利益:兩岸簽署的直航與觀光協議,為兩岸人民交流往來帶來便利;而共同打擊犯罪、食品安全、智慧財產權、核電安全、地震及氣象合作等協議,則保障國人人身安全與維護社會秩序;陸客來臺觀光、兩岸經貿合作協議,更增加許多商機,上述事實在前述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歷次民調中,均獲得多數民眾認可並滿意。

正方在第二輪的申論中,無法反駁這些現實上給台灣人民的巨大好處,只能挑 ECFA的成效來雞蛋挑骨頭,但是充滿自相矛盾,錯誤解讀數據,或者無顧現實國際政經分工情勢。正方在最後一輪申論,也只能無力地說「反方論證的現狀利益,其實都是在符合北京的政經利益下為之。」

然而,兩岸交流本來就是符合雙邊利益,並非利於北京一定有害台灣。更何況,台灣所獲得的利益一直大於北京所獲得的利益。台灣人民直航、郵遞更加便利,嚴格取締黑心食品、陸資來台增加台灣就業機會、陸客來台增加航空旅遊業者收入、台商抵稅增加台商收入、台灣年年對大陸出超,平均持續貿易順差千億美元,符合了北京什麼利益?我方還要再次強調,兩岸的經貿結合、產業的合作,是全球製造大幅依賴東亞供應鏈的一環。全球的經貿分工並非某一政權所能創造,只有透過九二共識與大陸深化經貿合作,才能與大陸在東亞供應鏈上共存共榮。否則台灣地位被韓國取代,岌岌可危。

這也是近來為何包括商總理事長賴正鎰、工總理事長許勝雄、祕書長蔡練生、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工商建研會理事長郭台強、石化公會理事長陳寶郎、旅行商業同業公會秘書長許高慶、裕隆董事長嚴凱泰等工商業界大老,紛紛向蔡英文呼籲要維持兩岸和平穩定發展、回應九二共識,並一定要盡速通過服貿、貨貿,否則台灣的產業將走不下去。

我們更可以看到,民進黨執政後對兩岸交流的態度一反過去在野時期:ECFA要概括承受、歡迎陸客、服貿貨貿也可以談,希望朝向正面發展。為什麼?民進黨不願放棄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所享有的兩岸和平紅利。一個準執政者,深知感性的意識形態鬥爭不是重點,兩岸和平發展的重要,對台灣至為關鍵。

深化九二共識,才能帶來更大利益

正方埋怨,大陸從未放棄以武力做為解決兩岸的手段,聽起來很嚇人。實際上,國際政治中除非如日本「和平憲法」自我限縮主權,或者是兩方締結和平協議,否則從未有國家放棄自己的交戰權。美國從未聲明放棄對世界各國用武力解決問題,出兵伊拉克也得不到聯合國支持。美國駐軍在關島,攻擊範圍涵蓋整個亞太,「瞄準」全台灣,台灣人民並未恐懼,何故?因台灣與美國有和平的基礎。

大陸部屬飛彈是事實,但如何讓兩岸擁有和平機制才是重點。若兩岸軍事對峙,台灣窮盡年度政府預算,也買不起能勝過對岸的軍備。兩岸的對立實源自於一國家內戰的延續,而非國與國的戰爭。大陸政府多次釋出善意,只要堅持九二共識,就能保障兩岸和平,飛彈問題也能得到妥善解決。

九二共識正是兩岸溝通的橋梁,一昧埋怨、嫌棄對岸政府,卻自斷橋梁放棄與之溝通,無疑是鴕鳥心態。務實的做法是,深化九二共識,兩岸談判協商,人民所擔憂的經貿問題、外交拓展與和平發展,才能在談判桌上獲得對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唯有接受九二共識,兩方有會談基礎,談判桌上聚理力爭,才能掌握最大的主動,否則不願承受九二共識,就只能如同蔡英文奢望「大陸再給點善意」,套用正方的話,「都要視北京的臉色為之,還談什麼國家利益與國民主權的精神呢?」

儘管有許多網友質疑,大陸政府能夠信任嗎?萬一對岸血洗台灣怎麼辦?然而,考證歷史,大陸政府尚未欺騙過台灣人民,說讓利就讓利;反倒是台灣在服貿、貨貿上對大陸態度反覆,難獲對岸信任。此外,時至今日,隨著大陸實力愈發增強,台灣籌碼逐漸減少,愈晚談判,台灣得到的只會更少,不會更多。

悲觀而言,台灣還有多少實力跟條件質疑大陸?更何況,兩岸基於九二共識的和平合作,正是基於「忠信原則」才能維持至今,本方首輪強調羅爾斯的「正義論」用意在此,兩岸雙方彼此互信、協商談判,對大陸而言,如果台灣願意與之合作、共享和平紅利、不做美日附庸,大陸又有什麼理由耗費成本、背上國際罵名來血洗台灣?

回到務實層面來看,我方並沒有要求立即與對岸統一,網友對於統一後失去民主自由的假想未免操之過急,也不符合大陸的對台計畫。不論是否要統一,兩岸終需協商談判,而九二共識正是目前雙方溝通的良好管道。退一萬步而言,縱使正方主張台灣獨立,也應該保有九二共識,才能爭取台灣掌握籌碼的時間,以面對獨立那天。因此,不論主張統或獨,當下揚棄九二共識皆非明智之舉。

正方的替代方案仍是九二共識

本場辯論的關鍵,在於從頭至尾,正方始終未能明確指出揚棄九二共識後,關於兩岸定位的替代方案。正方到最後一輪申論才講,替代方案為「將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

問題是,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對兩岸的定位,就是前述的一國兩區、一個中國原則,仍是九二共識!這也是民進黨要推出兩岸監督條例時,必須揚棄兩國論版本,先是傾向使用「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等文字,最後又修正成為「兩岸」的原因。而所謂的「依循普遍民意,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如果根據前述資料,多年來民意對於九二共識多抱持正面態度,正方揚棄九二共識後的替代方案,還是九二共識!

當討論公共政策時,應先有替代方案,再考慮廢除與否。正方要廢除九二共識,卻將思考替代方案的責任丟給人民,這並非「展現國民主權」。正方應該:一、積極提出不同於我國憲法、九二共識的兩岸定位主張,二、說出美方與國際間接受的可能性,三、此主張如何解決正方自己所提出的困境,如何給台灣帶來什麼更大利益,四、如何確保大陸能夠接受,不會地動山搖,五、一旦地動山搖該如何面對?正方論證上述五點後,反方提出九二共識的利益,交由人民自由選擇,才符合「國民主權」。

縱使我方再退一萬步承認,現階段九二共識在諸多方面有著侷限,但是正方也未能提出解決方案。相較揚棄九二共識後的巨大弊害,現維持九二共識仍為理性考量。

綜上所述,正方無法論證揚棄九二共識的應然性,民調結果多顯示支持九二共識,九二共識在經濟上、外交上都給台灣帶來莫大助益,正方的抨擊多不符實情,替代方案竟仍然是九二共識,故我國目前不應揚棄九二共識。

全文展開
複製網址